夢圓東海音樂廳之一

親親東海人

回頭去讀 2002 年 12 月 16 日發出的 邀請函 真覺得不可思議。

時間是 2002 年夏,地點是烤箱熱的賭城,場合是東海大學第十四屆同學畢業三十週年的團聚大會。

總召集人的親密戰友

Sun ShaoTang 第十四屆的校友中有許多當年聖樂團的團員,物理系的孫召棠是其中之一,他是東海生物系孫克勤教授的二公子,被大度山風熏陶了二十年,是一位百分之百的東海人,熱衷於任何的東海活動。他起意邀請了當年樂團的指揮米老師到賭城共聚,十二位第十四屆的聖樂團校友,加上其他屆風聞而來的四位團友,與米老師在阿拉丁旅館裡唱翻了天。對聖樂團賭城團聚詳情有興趣的同學,請參考孫召棠寫的 聖樂飄飄

一夥人吃喝談唱中,擴大圈子,邀請更多不同屆的團友,再回東海音樂廳,在米老師指揮下溫故知新的意念,逐漸萌芽。

Taipei Team 以第十四屆校友為主幹的辦事人員中,孫召棠當年一騎鐵馬,大度山上噗噗來去,是位風雲人物,任跨屆總召集人,再合適不過。現任婦聯會副秘書長,有大將之風的汲宇荷,任務最重,工作最煩瑣,負責安排在台北、台中所有的活動日程及場地。好在各屆聖樂團校友人才濟濟,她很快地聯絡上了第十三屆在東海任教的簡春安,與第十一屆任職衛理公會的曾紀鴻,分別安排在台中與台北的活動場所。同時,第十二屆的羅致望與第十五屆的黃逸姬也自動請纓,幫忙處理報名、財務、與聯絡校友的工作,形成聖樂團聚籌辦小組活力無限的台北團隊。

1972 其他第十四屆的工作人員有:賴兆貞提供她的高雅品味,為大家設計並接洽團聚紀念品的製作 -- 可收藏珠寶、名片的竹盒 -- 及演唱時穿戴的男女生同色絲巾與領結。辜懷群提供她在演藝界的優良關係,不只介紹一位錄音工程的高手,協助大家留下練唱五天後的成果,更提供一流設備的台北戲棚做為大夥兒的錄音場所。程瑩身任晚宴司儀,撰寫文稿,帶動與會同學們的熱情。 倪伯峰設計教堂獻詩及演唱會的雅緻通告,還在晚宴上扮演鐵面無私的裁判,舉黃、紅旗將臺上滔滔不絕的團友請下臺。陸孔卿收集資料,發佈文宣。

1972 方玢玢,楊小蘋幫忙聯絡不同屆的團友。王明玲說服聲樂高手的弟弟共襄盛舉。張永年拎了錄影機義務為大家留影,更將同是東海人的夫人說動一同上臺演唱。眾人抵達台北,竟然發現李映青正好由澳洲返台,於是將她請上臺來湊齊了十四屆十二位好兄弟姊妹。

工作團隊的同心協力,的確推動了這次團聚活動。但是師長們的愛護,學長們的贊助,和參與團友們的熱情,才是這次團聚活動圓滿成功的原因。

敬謝師長

Mrs. Rice 米老師是這次團聚的靈魂人物。

銀白色的短髮,襯托出老師從心所欲不踰矩的端重,而光潔無紋的臉頰,與微笑晶瑩的眼睛,更生動地呈現出那顆永遠年輕的心。老師由美國東南角的亞特蘭大城啟程,飛到芝加哥,轉飛東京,再轉飛台北。繞過半個地球的她,看不出任何舟車的勞頓,始終挺直了腰幹,面帶微笑,站在團員們的面前,收攝住一群浮動的心,讓大家能在睽違三十多年後,再度和諧地唱出清靜莊嚴的聖樂,與一首首或飛揚或懷戀的中國民謠。

不記得是在聖樂團旅行演唱途中那一個小鎮,那一個教會,那一場演唱;但是有那麼一回,身在臺上,嘴巴例行公事地在唱那背熟了的聖樂,神魂卻不知飄遊到何方,早忘了自己是正在合唱的一員。眼睛偶爾瞄到米老師臉上,竟然看到她凝神盯著我,仍然是滿臉鼓勵寬容的微笑,以她的堅強意志將我再請回臺上。由老師那兒,我學到了工作時必須專注不懈,並且永遠以笑容對人,雖然做得不甚成功,是終身受益的功課。

Dr. Rose 另一位全職陪伴的師長是羅芳華老師。羅老師奉獻一生給音樂,無怨無悔。1971 年羅老師聘請國內外菁英,胼手胝足,為東海創立了當時國內首屈一指的音樂學系,1999 年老師再度接掌系主任及研究所所長的位置,這次以一系之尊來為聖樂團聚伴奏。看著羅老師在鋼琴旁孤獨的身影,大才小小小用地為大家起音,需要時彈上一段某一音部抓不準的音階,得著機會時快樂地奏出「鳳陽歌舞」,能不令團員們萬分感動?

President Wang 王亢沛校長一秉他對後輩校友的關懷,不只播款贊助聖樂團聚的活動,還在校園裡的企管講座中心設宴款待團友。也因為這一場十二道菜的盛宴,給團友們一個大好良機,一月三日在音樂廳裡練過了歌,一夥人閒閒地由藝術館,繞過女生宿舍,沿著木棉道,一路尋找舊時記憶中的師長家園,走過東海牧場,來到 1986 年建造的企管講座中心,圓了許多人校園走透的夢。王校長更在百忙中攜夫人 -- 也是我們東海的學姊 -- 參加三日晚在台中福華飯店舉辦的宴會,聽取團友們的人生小故事,與大家同樂,十足地是東海的一家之長。

同時,團友黃逸姬的先生,第十二屆校友兼東海學術發展文教基金會的執行長,鄧益裕,幫忙規劃一日遊,招待便當,隨團錄影,帶動志工團服務全程,勞苦功高。東海就業輔導暨校友聯絡室的潘兆民主任,是第二十五屆的小學弟,在報到時供應茶點,並提供台中福華至東海的往返交通工具,盛情感人。校牧李春旺牧師,因為聖樂團返回路思義教堂獻詩,慎重地穿上他的大禮服,感謝他的用心。

二謝學長

叫學長,也許用辭過於嚴肅,到了知天命的年齡,差個三、五歲,誰非我輩中人?不過三十載江湖奔波,許多校友們在不同的領域中卓然有成,提攜後進,款待老友,不遺餘力,自當尊其為長。

Tseng JiHong 第十一屆的曾紀鴻學長,現任衛理公會會督,他提供了衛理公會位於新生南路上的衛理堂讓團友練唱。他又借出光復南路上的雅各堂,做為團員們公開演唱的場所,並在會後設下一長桌豐盛的水果糕點,招待來賓。不過曾學長最大的供獻,還是娶到了女高音夫人,張斯穎,加強了團員合唱的陣容。

Wu ChingMai Lai ChaoChen 第十二屆的吳清邁學長,一排頭銜中,他最引以為傲的是東海董事長的榮譽職位。他與董事長夫人,第十四屆的賴兆貞,同為聖樂團友。他全力支持兆貞為團聚的紀念品及「制服」的設計與製作,數度奔波上海。兆貞並權充導遊,帶大家逛淡水老街,乘渡船看淡水落日。學長夫婦更安排了漁人碼頭的海鮮宴,又租借了居所丹霞灣的公有俱樂廳,供團員們做飯後練唱的場所,臨陣磨槍,咚得兒鏘鏘,為次日的錄音及演唱活動做最後衝刺。

Li ShiChin 第十二屆的李詩欽學長身任英業達集團總裁,因為英業達副董事長 - 慈善家兼企業家 - 溫世仁先生 12 月 7 日突然過世,學長肩負上許多額外重任,比平時更為忙碌,但是他仍然在四日來到校園,與團友們一起在路思義教堂禮拜同團獻詩,更在四日晚間,在台北的上海鄉村飯店設宴招待團友。這是團員們在三十小時內第四次享受十二道菜的盛宴。學長雖然無法參加錄音與演唱的活動,仍然專程趕到淡水丹霞灣與團友練唱,同溫昔日的友情;學長夫人也特地到雅各堂聽演唱,為團友們捧場。

Chien ChunAn 第三次流水宴席,要謝謝第十三屆的簡春安學長。簡學長當年是聖樂團的工讀生,負責印譜、行政助理、及照料音樂廳的重任,被大家尊稱一聲小老闆。小老闆現在是知名的社會工作學者,這次放下身段,重操舊業,為大家印譜,寄譜,安排音樂廳練唱與路思義教堂獻詩的大小事誼,無一不辨得服服貼貼,四日在教堂唱完了聖詩,更破費與小老闆夫人在台中擺下酒席,慰勞團友。

Ku HuaiChun 第十四屆的辜懷群同學,從開始就建議大家利用辜公亮文教基金會屬下的場地來辦這次活動。不過工作同仁們以不能確定參加人數,聚會型式可能太小而婉謝。但是原本決定在衛理堂辦的錄音活動,在練唱時發現衛理堂外捷運施工聲勢頗大,影響錄音。懷群眼不眨,氣不喘,十分鐘內敲定台北戲棚的士敏廳做為團員們的錄音場所。懷群更介紹了維也納學成歸國的小友,Johan 先生,全天為團友們服務,幫忙大家錄下五首聖樂,五首民謠,以及團友們在睡夢中也能唱的「願主賜福保祐你」。

這多位亦團友、亦學長的慷慨情誼與豁達氣度,令人感謝。

三謝團友

每一位出席的團友都是對工作團隊的祝福。

1968 第十屆的蘇希三錯過了米老師在東海的七年,1968 ~ 1975。不過他很幸運,娶得的嬌妻正是第十二屆的女高音何麗津。學長出版一份 “念東海”個人電子報,歡迎有興趣的校友訂閱。

1969 第十一屆的李龍貴也是夫妻檔聖樂團員之一,這次義務聯絡同屆的團友,不遺餘力。所以李學長雖然對這次活動有不少意見 -- 好比說批判為什麼場地東更西改,常給同學們無限驚喜 -- 工作同仁也很樂意地由他盡量發表。王淑瓊與米老師同班飛機赴台,很驚奇接機的汲宇荷學妹仍然記得她;十分可惜,學姊必須在一月六日趕回美國,錯過了演唱會,卻又因引擎故障,飛機迫降中途島,倒與二十三位島民和一百三十萬隻信天翁共渡了一天。廖顯明沒能趕上練唱,但不忘到教堂來捧場,也認真地出席了台北的練唱與演唱活動。他還專程開車到台中,將米老師接到台北赴團友們為老師辦的惜別宴。再加上曾紀鴻學長,可組團四重唱。

1970 第十二屆的何麗津是她那屆的聯絡人,認真負責。陳秀芳接到何麗津的電話,第一個報名。戴憲毅中風後不再彈琴唱歌,自荐全職為大家照相,網頁上現有的團聚照片,大部份由他提供的照片中剪接得來。袁祝平百忙中由菲律賓趕回,只能參加兩天的活動,就得折返菲律賓接待客戶,很謝謝他的東海夫人,陳怡冰學姊,專程來演唱會為大家捧場,也是米老師東海聖樂團大家族的成員。陳璧姬攜夫婿,廖懋榮,由德州趕來。廖先生曾隨夫人參加過多次東海活動,恨不能為東海人,隨時伴遊、伴唱。

1970 羅致望為團聚做義工,更邀請大家到她新店叢山中的別墅飲茶,為團聚活動暖身。飲茶之際,一票人馬竟然說服了致望的鄰居,女高音陳青青,讓她趕上了團聚列車,再加上李詩欽與吳清邁學長,給第十二屆創出十分漂亮的出席率。

1971 第十三屆的金惠敏,與東海人先生張台昌聯袂而來,張台昌也曾在聖樂團唱過,是五對不羨鴛鴦不羨仙的東海一等夫妻檔之一。張碧蓉與婦唱夫隨的先生,第十一屆的李龍貴,曾專程赴賭城與第十四屆的團員共聚,情深義重;她有令人羨慕的音域,在高音階上繚繞,毫不費力。簡春安小老闆則是凡有樂團活動,奉陪到底。三位十三屆的學長組成了女低音、女高音、及男低音三劍客。

1973 第十五屆的黃逸姬,忙完了她那一屆畢業三十週年的聚會,馬不停蹄,為台北團隊掌管財務,量入為出,賬目分明,人人受益。楊光湘為了追蹤團友,專程開車到台南,登門中華電信取得一本電話簿,找到九位吳昭明,開始一一打電話查詢。吳昭明何其有幸,在台南做他的無冕王,竟被光湘找到。胡惇卜多年來為中華民國外交奮鬥,臨危受命,出使東、西歐,僕僕風塵,這一次團聚正逢他在國內,欣然赴會。陳珠如隨團到台灣旅遊,本應在一月四日返美,聽第十七屆的沙濟文轉告團聚的消息,與旅遊公司交涉到最後一分鐘,唇焦舌燥,終於把機票換定,得以參加團聚。周仕培為父親的健康狀況,不時奔波台北,就如許多身負奉養父母、照顧子女雙重責任的團員一般,的確是盡了全力來參加這一次的團聚。

1974 第十六屆的朱麗,不只唱聖樂,也是熱門音樂社的臺柱;在第十四屆三十週年的聚會時,被熱門音樂社社長周今白說服,帶了小兒子 Arthur 由新加坡趕到賭城同聚,早已與第十四屆的聖樂團員們混熟了,是最早報名的幾位團員之一。黃維仁迫不及待地結束他在中國的演講咨詢,趕來台中練唱,不過黃伯母生病住院,他未能參加在台北的錄音和演唱會。邱隆志走馬上任一份新工作,在百忙中抽身來台中與團友相聚,台北的錄音和演唱也只好缺席了。黃金湖盼歌譜,望穿秋水,好不容易收到譜子,趁學生考試時間,拿了歌譜坐進轎車練唱 (以免打擾旁人?) 練到電瓶用罄。

1975 由第十七屆開始,音樂系的同學被規定必須入聖樂團「修課」,團員人數突增,可惜工作團隊在尋訪十七屆團友時遇上一些困難,只聯絡到了兩位男高音:沙濟文不只說服陳珠如改變行程,幾經思量,也說服自己在最後一分鐘決定成行。沙學弟十分認真可愛,為了去台南探望岳母,不與大家同車返台北,很正式地請假;並兼程趕回台北,以避免缺席任何其他活動。黃成鋒的報名經過也頗為傳奇:汲宇荷某日上教會,遇見一位好友兼黃成鋒過去在基督教青年會的同事,李先生,便向他打聽黃成鋒的消息。李先生回答他倆也多年沒聯絡了,但是就在昨天才在路上見著,交換了近況。汲宇荷於是討來電話,得以聯絡上黃成鋒,傳遞了團聚的消息。

1976 第十八屆的翟繼平與陳婉婉是不請自來的小學弟與小學妹。翟繼平在 11 月 19 日首度聽到團聚活動的訊息,立刻來信質問:「第十八屆的團員也曾追隨米老師練唱,為什麼卻不在邀請卡上?」這當然要怪第十四屆的人與第十八屆的人,正好差四年,當年在大度山上無緣相識,疏忽了這群熱情的學弟妹們,在此鄭重道歉。

也幸好翟繼平輾轉得到團聚的消息,不請自來。有了沙濟文與翟繼平兩位男高音,磨刀霍霍,殺雞宰雞,不亦樂乎。

特謝親屬

Family 有趣的是愛樂的人也喜歡嫁娶愛樂的人。這一趟非聖樂團員,而一路隨行伴唱的眷屬有:孫召棠夫人何靜隉A張永年夫人陳楓,曾紀鴻夫人張斯穎。三位夫人拿起這些未唱過的譜子,毫無懼容,與團員們同臺練習、錄音、演唱。倪伯峰夫人林幼慧則彈得一手好琴,並誓言要陪伴倪伯峰睡一輩子,夫唱婦彈。黃維仁夫人李淑煙也是一位東海人,當年黃維仁得終身良伴,聽說樂團弟兄姊妹們出主意、進忠言,功不可沒。

Family 其他親屬如金惠敏先生張台昌,辜懷群先生胡其龍,方玢玢先生劉翰光,程瑩先生 Claude Aubert, 陳璧姬先生廖懋榮,無不以有一位能歌 (或許也善舞) 的嬌妻為榮。 即便是楊小蘋的公子 Steven,雖然當初對台灣之行稍有微詞,也欣見母親容光煥發地上臺高歌。

練唱吧

四部到齊,鬢雲微星,額角微紋,來到音樂廳坐下,米老師微笑舉起手,絮語漸寂,塵埃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