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 Fairbanks - 永晝下的呢喃

王淑珠

追星、逐日、追逐極光的人

 

今年在台灣許多親朋好友羨慕下,到加拿大、美國開大學畢業 45 年的同學會,行前雖想努力治裝理容,掩飾一點已經老化的身軀、容貌。後又想為時已晚,就將就吧! 反正大家都已老了,誰怕誰呢?

就如同德和在第一次聚會上所說,第一次到加拿大,第一次坐遊輪。我還多個第一次參加同學會,人生已坐六望七的了,同時這麼多第一次,還真鮮!

遊輪上八天七夜,大夥每天朝夕相處,杯酒言歡,促膝而談,實在愜意。原來我們同學走回時光隧道,換了個場,好像大家又回到每天在文理大道晃盪的日子, 一群人共同生活在大度山的年輕歲月。大家眉開眼笑,神采飛揚的容貌,似乎年輕了很多歲。唉!同學會還真神奇!還讓我們離開時帶著美好的回憶。回家後真要好好養生, 期待五年後再相逢呢!
Aurora Borealis Over Fairbanks

下了船換火車到了 Fairbanks 之後,對我而言不是第一次,那是舊地重遊。對大夥可能是第一次,很多同學去市區逛,看採金礦紀念館、大油管,遊珍那河,看印地安村落, 去珍那溫泉泡湯,快樂逍遙。那兩個晚上我才真正體驗了半夜,兩眼緊盯著時鐘,看著短針轉到 12 點,1 點,2 點,…… ,天啊!天色一絲絲都沒有變暗,變黑的跡像。 3 點多就日出,只好走到旅館後方珍那河邊照了像,回來當個到過永晝地區的見證吧!

相信很多人和我在 Fairbanks 有相同體驗,我明知天不會黑,可是我還執意希望有一絲絲機會它會變黑。很生氣德和永晝的說詞,他不能體會我對 Fairbanks 夜晚的渴望和愛戀, Fairbanks 是世界極光之都,只要天黑雲層不太厚就可有機會見到極光,一年中有兩百多天可見極光,號稱極光之都呢!

極光的神奇美麗很多人都看過照片,影片,但真正體驗過的同學不知有多少人?我們這屆社會系,只有我,替大家可惜。不過美景常在,只要肯撥空前往,絕對值回票價終生難忘。

世界上有兩種東西能夠震撼人類的心靈,

    一件是我們心中崇高的道德準則,
    一件是我們頭頂上燦爛的星——康德

Whitehorse
Yukon Territory
Tromso
Norway
Tromso
Norway

看了上面陳列的三張照片(由 National Geographics 下載),一句話,不曉得內心是否有悸動?我認為燦爛星空加上極光是人間極品,Fairbanks 就擁有此珍品。

我退休前幾年就開始到社大上天文班,天文是一門很迷人的課程,不要談高深的天文物理,只要跟著到山上觀星,台灣光害很嚴重,加上市區內高樓林立,很少人會抬頭看天空。 我在山上才知道夜晚可以看到這麼多太陽的鄰居,滿天的星星真是太熱鬧了!之前忽略了,常以為宇宙間只有這個地球最重要,井裡青蛙揶。

2003 年火星大接近那年,我揪了家人,同事一票人,參加台北天文學會辦的活動,到福壽山農場看火星。那晚雷雨交加,無法觀測,但深夜突然放晴,滿天耀眼的星星, 我們住的福壽館周遭的樹叢裡,樹梢,都是亮晶晶的星星,好大的一棵棵聖誕樹,真是美呆了!走到較空曠地方,天上星星密密麻麻的,多到竟叫人頭皮發麻, 不曉得同學是否有此被星空震撼到的經驗?從此星空成為我的不歸路。

仙女座星系
Andromeda Galaxy
天鵝座鵝嘴雙星
Albireo Twin Star in Cygnus

我跟著天文班用肉眼,雙筒望遠鏡,小的光學望遠鏡,看到許多美麗的深空天體。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一次用肉眼看到銀河系外星系,仙女座大星系,見那來自230萬年前的光, 時光交錯的一霎,令人心頭一震。同學們多久沒有心動了?去空曠地尋找仙女座星系吧!第一次用雙筒望遠鏡看到天鵝座嘴巴的美麗雙星發出的橘色,藍色光芒,同時進入眼簾, 實叫人讚嘆不已!第一次用40公分光學望遠鏡,看武仙座球狀星團 M13,幾十萬個太陽擠成一團,光彩奪目,世上珠寶那能比。我差點忘了秋冬天夜裡高掛天上的一串亮晶晶葡萄, 昴宿星團,肉眼可見,日本人的最愛。汽車,夏威夷的天文台,都以她命名。同學,你看過了嗎?美國有很多國家公園,也很多地方較空曠,或許我說的,你們早知道,也看過了, 相信我所說的你心有同感。

武仙座球狀星團 M13
M13 Cluster in Hercules
金牛座昴宿星團
Pleiades Cluster in Taurus

平日我們願意去學習天文,想了解美麗的星空,天文越學越覺迷人,永無止境的學問,很適合銀髮族,其實老少咸宜,上課同學來至不同年齡層,我常忘了自己年紀, 現我會走入社區和人分享天文的美,天文的奧妙。

至於極光那是無法忘懷的美妙感受,我前年九月去 Fairbanks 看極光,是台北天文學會所辦的第三次。因為那年還在極光極大期內,我們選擇九月是還沒有太冷, Fairbanks 居內陸氣候穩定,我們選月光最少的那段間,極光很暗,越暗越看清楚。

我們團待在 Fairbanks 九天,很幸運有七個晚上看到極光。第一天在西雅圖飛往 Fairbanks 機上看到的,下了飛機反而看不到,雲太厚,極光在雲上呢! 第二天、三天也都沒看到。領隊是極光達人,教我們用相機看綠光。第四天往北極圈走,那媔頃h較少,天黑前經過育空河,北極圈,後折回,晚上停留在一處很空曠的地方, 也是日本 NHK 拍攝極光的地方。一下車就有一大顆火流星劃過,讓我們驚喜不已,好戲開鑼了,那晚極光大爆發,整個天空同時爆出好幾個光點,極光到處流竄著, 好像有一隻彩筆在滿天星斗中任意揮灑,讓人目不暇接,驚喜聲連連喔! 極光,極光,光之精靈,漫天飛舞!第五天在市區附近大油管旁看,看到跳舞的極光,發出光點很強, 成亮線前進,一次就在我們頭頂上轉圈圈,很多人興奮拍手叫好,都忘了按下快門呢!另一次還像一片大會堂的彩色布幕緩緩擺動降下。第六天到野人牧場,第七天到珍那溫泉, 有山腰的極光屋,有一大片玻璃,可躲寒氣,在室內看極光,還有溫泉可泡,一面泡湯,一面看極光,人生一大享受揶!

Fairbanks 九月深夜溫度很低,零下的溫度。我們雖從頭到腳都有禦寒設備,仍然不夠。不過即使身體凍僵了,大家仍捨不得回車內回旅館。誰叫極光這麼精采! 看過了極光才知為什麼極光是幸福的光,因為我們看到天地的精彩秀。

太陽黑子有每十一年活躍期,我們打算下次太陽黑子再度活躍時,還要去,我想見跳舞的極光。極光平日亦可見,文靜的一條綠帶掛著,或緩緩擺動,都很精彩。 同學們,希望你們也不放過任何觀賞極光機會,享受一下天地極品。

美國國家地理雜誌提供的挪威極光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