槓上開花 - 45 年重聚小記

無名氏(游達雄代筆人)

前言:本人一年電話預算是 $10,不用智慧手機,所以此文口述,由代筆人打字附圖。
理工學院不必認識的人

莊同學,妳就別聽孫召棠胡說八道了,他那個人是四竅通了三竅,什麼理工學院不必認識什麼人,只要周、孫即可, 實在讓人笑掉了大牙。好吧,不知不罪,先讓本人稍微地自我介紹一下。

當年剛進東海,IQ 鑑定考完了以後,被叫到訓導處質詢,看我是不是先在 IQ 補習班補過習,或是有考古題。化工系的同學在痛苦地唸流體力學、輸送現象的時候,我還有空去參加橋牌社, 打大專盃。畢業後,內不拉斯加大學力邀本人去上研究所,打破傳統,給我全額獎學金。我去了以後當然表現優異傑出,所以後來東海化工同學不斷的有獎學金可拿。

我的優點不勝枚舉,像我曾親自到訪過我那一班每一個同學住的地方,我也從 20 年 SF 重聚,一直參加每一次的重聚,套句橋牌術語,有邀必上,絕對不缺席。這一次我更是再接再厲, 第一名上船報到(金培城第一?假新聞啦)。退休後,精研美國社安醫療法規一年有餘,已自成一派宗師。

這次重聚實在太爽了,平常在家裡的時候,因為氣管炎,食物被限制,這十幾天船上船下都吃的過癮盡興, 好好地補了一補。一路上山光水色、風景怡人、俊男美女、隨侍在側、有說有笑、 不亦樂乎。此行在 5/28 Denali 國家公園達到了高潮,槓上開花!不但最後候補搭上了 Toklat River 的巴士,還加一番,被 Park Ranger 熱情招待本人坐公務車遊車河 – 欲知詳情, 就繼續拜讀本文吧。
教堂裡

話說有天晚上大家在船上的教堂裡,袁長老讀經後,熱烈地開有外面人以為是 AA 的討論會,主題是 Denali 怎麼玩啊?是不是要坐公園巴士?8:30 那一班來得及回到車站搭 4:00 的火車嗎? 眾說紛紜之際,就聽到魏開元老兄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加了一句“你們訂 7:30 的也別以為趕火車一定沒問題”這下子全場的氣氛馬上就緊張起來了。我們第一男高音 -- rare bird -- 張永年訂的是 8:30 的巴士,他被魏開元嚇得當場昏了過去,還好我們有隨隊醫療小組,在廖醫生急救下,才悠悠醒來繼續參加討論。

本人可是 Denali 的地頭蛇,多年前在 Denali 混了一個多月,對此地瞭若指掌,不是蓋的。所以當大家慌亂不知所從的時候,本人胸閒氣定,心有成竹,暗笑不已。第二天我就領軍, 帶了一批散兵游勇,在船上訂了去 Toklat River 巴士的票。

5/28 一早 7 點多就帶隊到了 Denali 巴士登車站,要上車的時候,竟然被收票小姐阻擋,說我們的票是上一班 7 點的,巴士已經走了!我那批沒有見過世面的隊員, 一個個立刻臉變得紅裡透綠,驚慌失措,還開始對他們的領導產生了懷疑。但是本人處理這類事情,經驗豐富, 這種小場面,算什麼。我不動聲色,給收票小姐曉以大義,她慚愧之餘, 趕快幫我們補上了 7:30 的巴士。

圖一:來此一遊
圖二:意外現場

一路上的風景,野生動物,可以參考楊志傑老弟拍的照片,不再多敘。到了 Toklat River 休息站,自己攝影留念之外 (圖一),被楊老弟看上了我的標準身材,找我當模特兒, 站到有鹿角的椅子後面,他老弟為了取景,叫我後退兩步,說時遲那時快,本人腳一滑,人往前傾,一頭撞到椅子的邊上,來了一個槓上開花,鼻樑鮮血直流(圖二)。 楊老弟特別還用他的智慧手機“照鏡子”讓我自我欣賞一番(圖三)。同時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專員得知本人來訪,怕招待不週,傳到川普總統那堙A川普把他 Tweet 一下, 那官位就難保了。於是立刻派了專車(圖四)接了本人去遊車河了半小時才送我回到巴士上(圖五)。上了巴士以後,那些老百姓乘客們才知道本人來頭不小,感到能與我同車, 十分榮幸,大家熱烈地鼓掌 (圖六)。本人一向行事風格是慷慨大方,看到大家熱情洋溢,我在巴士上宣佈“明天同時同地我請全車的朋友們吃飯”!

圖三:顧影自憐
圖四:救護車

好了,玩笑歸玩笑,謝謝重聚的主辦人們,讓我們又快樂地一起混了十多天。同學們有空的時候,歡迎來加州,不論南加或北加,我們這些老同學一定會盡地主之誼, 好好招待你們(雖然我可能有事不在)。

圖五:救護後
圖六:凱旋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