槓上開花(續) - 45 年重聚小記

孫召棠

前言:游達雄兄一年電話預算是$10,不用智慧手機,所以我代筆替游兄報告這次重聚的種種花絮,包括大家關心他受傷的事。
理工學院不必認識的人

莊同學,妳就別聽我胡扯了, 什麼理工學院不必認識什麼人,只要周,和我即可。其實我們十四屆是臥龍藏虎(尤其是母老虎),高人不計其數, 化工系的游兄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當年東海化工系是有名難唸的系,我唸的是霧裡戲,所以可以副修唱歌和打橋牌。和游兄的互動就是從牌桌上開始的。 記得有一年打大專盃,我們的隊長把游兄輪換下來以後, 游兄頗不以為然,他說你為什麼要把我換下來,我們的對手拿牌的方法不好,我都可以看到他手上的牌!我還從游兄那媥ヮ鴞p何輕裝簡從,旅遊的時候不需要帶那麼重的牙刷, 用食指就可以了。

游兄畢業後來美深造,抽空曾親自到訪過他那一班每一個同學住的地方,他也從 20 年 SF 重聚,一直參加每一次的重聚,套句橋牌術語,有邀必上,絕對不缺席。 這一次他更是再接再厲,第一名上船報到(金培城第一?是假新聞啦)。退休後,精研美國社安醫療法規一年有餘,在船上和同學們分享他的心得。

游兄平常在家裡的時候,氣管炎,食物被限制,這次游嫂沒來,十幾天船上船下都可以大吃大喝, 好好地補了一補。 此行在 5/28 Denali 國家公園他老兄更是槓上開花! 不但最後候補搭上了 Toklat River 的巴士,還加一番,被 Park Ranger 「招待」他坐公務車一「遊」。– 欲知詳情,請見下文。
教堂裡

話說有天晚上大家在船上的教堂裡,袁長老讀經後,熱烈地開有外面人以為是 AA 的討論會,主題是 Denali 怎麼玩啊?是不是要坐公園巴士?8:30 那一班來得及回到車站搭 4:00 的火車嗎? 眾說紛紜之際,就聽到魏開元老兄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加了一句「你們訂 7:30 的也別以為趕火車一定沒問題」。這下子全場的氣氛馬上就緊張起來了。我們第一男高音 -- rare bird -- 張永年訂的是 8:30 的巴士,他被魏開元嚇得當場昏了過去,還好我們有隨隊醫療小組,在廖醫生急救下,才悠悠醒來繼續參加討論。

游兄多年前曾在 Denali 住了一個多月,對此地瞭若指掌,當場也提供了一些建議。第二天他幫一些同學,在船上一起訂了去 Toklat River 巴士的票。 5/28 一早 7 點多大家到了 Denali 巴士登車站,要上車的時候,游兄他們竟然被收票小姐阻擋,說他們的票是上一班 7 點的,巴士已經走了! 還好 7:30 的巴士還有空位,於是候補上了車。

圖一:來此一遊
圖二:意外現場

一路上的風景,野生動物,可以參考李德陽兄及楊志傑老弟拍的精彩照片,不再多敘。到了 Toklat River 休息站,除了攝影留念之外 (圖一), 他被楊老弟看上了,找他當標兵,站到有鹿角的椅子後面,楊老弟為了取景,叫他後退兩步,說時遲那時快,他腳一滑,人往前傾,一頭撞到椅子的邊上,來了一個槓上開花, 鼻樑鮮血直流(圖二)。楊老弟還用了他的智慧手機“照鏡子”讓游兄檢視傷情(圖三)。公園的 Ranger 幫他止血後怕傷口會發炎, 於是開車(圖四)帶他去醫護站進一步清洗包紮了半個多小時,才送他回到巴士上(圖五)。上了巴士以後,大家鼓掌歡迎他安全歸來 (圖六)。游兄一本他的調皮天性, 在巴士上宣佈“抱歉讓大家久等了,明天同時同地我請你們大家吃飯”!

圖三:顧影自憐
圖四:救護車

後記:真謝謝重聚的主辦人們,讓我們又快樂地一起混了十多天。同學們有空的時候,歡迎來德拉瓦州,包玩,包吃,包住,一定會盡地主之誼,好好招待你們(當然我也可能有事不在)。

圖五:救護後
圖六:凱旋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