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唱 Alleluia 讚美主!

倪伯峰 (十四屆建築)

「凡有氣息的,都要讚美耶和華,你們要讚美耶和華。」

(詩篇一五○篇第 6 節)

感謝 Mrs. Rice,這次聖樂團團聚決定要唱 Alleluia 這首歌,雖然因為曲調的難度及練習時間的短暫,我們沒有能夠在表演的時候唱得理想,多少有些遺憾(譬如唱 “小路” 時好像也有點像臺灣登山客半途失聯的狀況);但是能夠跟大家在一起唱這首歌卻是我這次團聚最大的感動,個人覺得這是一首我們唱過的最有深度的也是最有意義的聖歌之一。

如果沒記錯的話,1968 我在聖樂團的第一年 Ms. Rice 就教我們唱 Alleluia 這首曲子;可能因為比較長又比較難唱, 69 旅行演唱時並沒有納入為演唱的曲目。可是在臺北國際學舍演唱結束時因為聽眾的反應太熱情了,原來預備的 encore 曲都唱完了仍然掌聲不斷,最後盛情難卻就加唱了這一首。當年我們沒有帶譜上場,所以應該是憑著記憶、無伴奏(好膽) 的唱; 唱到一半好像有些困難,最後還是完滿的結束。(接近痴呆腦袋,如有記錯, 敬請多諒!) (註:不久前看到25 年校史聲樂團活動紀實 “江鳥” 先生1969 年旅行演唱的記載, 終於證實我 40 年的回憶沒有記錯;謝謝祝平的資料提供。)

事隔 40 年後,2009 年 5 月初,我在西雅圖附近參加的美國教會詩班特別選了 Alleluia 這首曲子,作為母親節感恩禮拜中的讚美詩歌。指揮告訴我們這是一首在困境中仍然要讚美主的詩歌;Randall Thompson 在1940 年寫這首歌的時候想到的是當時戰爭的苦難與悲傷, “The Lord gave and the Lord has taken away. Blessed be the name of the Lord”。

當時我母親剛過世不久,在母親節的時候又再度重逢這首歌,自然引起很多的懷念與傷感;又因為種種原因,那時的教會詩班唱過了這首詩歌後就宣佈解散了;我四十多年一直在教會詩班的 “演唱生涯” 終要退休結束,心中更是噓唏感慨。於是從孫召棠處問得了Mrs. Rice 的 email, 寫了一封短信給她,祝福她母親節快樂,也謝謝她教導我們唱這許多美好的詩歌。召棠也深表同意,Mrs. Rice 的確介紹了很多好聽的歌曲給我們,除了國、 台語外還有英文、法文及拉丁文 (還記得整本的 Requiem by Gabriel Faure?)。但尤其是Randall Thompson, 他的“Alleluia”,“Glory to God in the Highest”,以及 Peaceable Kingdom 堶悸 “The paper reeds by the brooks”,“Have ye not known”,“Ye shall have a song”,“Say ye to the righteous”,… 等都是 Mrs. Rice 教導我們認識的美國近代聖樂合唱曲 (好比駱維道牧師的近代臺灣詩歌) 。

在 20 多年前受到一位 voice coach 的建議,我棄明投暗改唱Tenor (名副其實的高不成低不就);原來 Alleluia 的 Bass 部分還依稀記得,要唱素未謀面的男高音部可就得大傷腦筋。 這首曲子雖然只有兩個字 (Alleluia 與最後才出現的A-men) 但是曲調可是千變萬化,從頭到尾幾乎沒有一段是重覆的。四部都各自有美妙的旋律但是混聲在一起卻又呈現完美的結合。當時的指揮 email 了一個YouTube 的 link 給我們,要我們在網上跟著唱自己的聲部(現代眾忙人的高科技練唱法)。於是我花了一些時間上網查了一些 Alleluia 及 Randall Thompson 的資料,YouTube 上有很多大小合唱團都表演這首歌,但是真正唱得好的不多。 這是一首高難度的長曲子,從頭到尾都必須全神貫注看著指揮,耳朵還得聽其他三部的聲音,旋律節拍跟歌詞(不要小看只有一個字) 都是錯綜複雜;所以想要唱得好,先決條件就是不能埋頭苦幹的看譜 (一不小心就會變成失聯登山客),唯有把你的聲部背下來 看著指揮唱,才能體會並唱出這首歌至美的境界 (所以這次表演沒能唱好,情有可愿) 。我那時在 YouTube 上不僅學唱 Tenor,連 Soprano 與 Alto 部分也跟著唱,因為發覺各部都有獨立美妙的旋律, 有時配合著女高音的主調,有時又各自帶頭行進,尤其在結尾前標示 Largamente 的那段,Tenor, Soprano,Alto 各以跳八度的 double forte 輪流高聲唱 Alleluia, 更是覺得此曲只應天上有,唯有至高榮耀創造天地的真主上帝值得我們的讚美!

這次團聚我又改邪歸正重新回到 Bass 的懷抱,幾天的練習與演唱結束後,親密戰友召棠與我的結論是我們唱 Bass 的實在是得天獨厚,大部分曲子雖然還不算能倒背如流,至少當年扎實武功的根基還在,來一曲就唱一曲(誰怕誰?) ,大致都還能確實掌握;這當然是歸功當年指揮領導米威廉女士的嚴格管教,但也不得不承認其實 Bass 部份比較容易唱。這次坐在 Alto 後面練唱更發現女低音部實在不好唱,看諸位女士們在休息時間還要圍著鋼琴認真 練唱,不得不對 Alto 女低音們深表同情,也要致上最高敬意。

在溪頭旅遊的時候曾有機會與 Mrs. Rice 小談,她提到有些詩歌 “一定要唱”,就像禮拜天早晨曾紀鴻講道的時候,她覺得 「一定要唱」“He, Watches over Israel”,不管我們有沒有把握能唱得好,就是要配合曾牧師証道的題目“重顯榮耀 - - 上帝所賜超乎人能想象的平安,必在基督裡保守你心懷意念”。當時我沒有追問她這次為甚麼要唱 Alleluia 這首歌,因為練習的時候大家好像都沒有很好的掌握。後來我想想,覺得答案不是很明顯嗎 -- 我們時時刻刻都要讚美主,不管是在甚麼樣的處境中,不管你是否準備好了沒有。40多年了大家能夠再重聚真是難得,但是這麼多年的人生經歷不可能全是一帆風順,一定是酸甜苦辣冷暖自知,有成功有失敗,有高興有悲傷;或許你的人生跟我的一樣,仍然處在“山在虛無飄渺間”,或許你已經達到 “天下為公,是謂大同” 的境界,覺得「beneath thy shadows, All my cares and troubles cease (Brahms, 1972 唱)」,但是無論如何終究要承認 “上主是我堅固保障,上主是我安穩慈航”,所以我們一定要唱Alleluia 讚美主 (要齊當向主歌唱) 。記得剛開始要練唱這首曲子的時候 Mrs. Rice 曾提到她先生曾經問過她,“Alleluia 不是應該要大聲歡唱嗎? ”她說 Mr. Rice 當時不懂,我們其實也可以小聲含蓄的,靜心唱哈利路亞讚美主。

Mrs. Rice 在分享時提到她的人生也不全是無憂無慮、事事如意,她也是都憑著信心仰望神的引導。這次再重聚很高興得看到她依然別來無恙,雖然行動稍緩,卻仍然不辭辛勞的帶領我們這些小朋友孜孜練唱,大家心中都是萬分地尊敬與感激。團聚過後,張碧蓉因有事須聯絡從西雅圖寫了一封 email 給我們,信中提到關於 Mrs. Rice 的這段話寫得真是太好了,實在 可以貼切代表我們每個人的心聲;未經她的同意我把它轉載如下(英文),希望碧蓉小姐寬宏大量不會介意。

“I was fortunate to share a room with Mrs. Rice on the evening we stayed at See-tou, at age 79, she is an encouragement for all of us. She shared with me her sorrow about her son's loss and frustration of not able to find employment in music field, but her attitude toward life or dealing with problems in life is an good example of how Christians should be. Although we did not sing well on Friday or Sunday morning, I believe we all had a good time being together like a dream. Back to Tung-Hai refreshed our memories of good old days while we were young.”

當年的我不知自己是井底之蛙,憑著東海所學的幾分本事,跨出闖蕩人生江湖的腳步 (We were the younger generation and the future of the nation, tum tum tum);如此這般隨波逐流東遊西沉,“40 功名塵與土之後” 才發現 “我的青春小鳥一樣不回來”,自己覺得已經是耳順知天命,想想人生不過是如此 “等閒白了老年頭 - 空悲切”。但是近日陪著八個月大的 (可愛)孫子在地毯上翻滾學爬,覺得他一生還有好長的路要走;忽然悟到如果把這個場景的鏡頭拉遠一點 (所謂的zoom out),在創造者的眼中我不過也才是個剛要蹣跚起步的 (可笑的) 小baby 嗎?(現在仍是隻蛙,不知前面還有幾千里路的雲和月?) 在這裡也要特別感謝 Dr. Rose 在1973 暑假音樂營教我們認識了音樂神童莫扎爾特先生,我們每天陪孫子聽幾遍他的雙鋼琴奏鳴曲 K448,據專家學者研究報告,多聽此曲可以增進幼兒 IQ, 防止老年痴呆 (還可促進夫妻感情), 童叟無欺、信不信由你。

去年聖誕節前我從 Amazon.com 訂購了兩張合唱曲的 CD 給 Mrs. Rice, 祝她聖誕快樂。其中一張是 Schola Cantorum of Oxford 唱的 Randall Thompson 專輯,包含了 The Peaceable Kingdom 與 Alleluia;Mrs. Rice 回信提到︰

“This seems like a very fun year to look forward to another reunion at Tung Hai. Actually it will be very hard to wait for the year to pass in order to see you and other choir members. I'm already very excited!! I hope you will have a blessed Christmas season, and that your family will be together. Love, Liz Rice”

如今 reunion 已經甜蜜舊夢重溫、圓滿結束,又接著要迎接另一個聖誕節的來臨,正如我們唱的 “明星燦爛夜未央,伯利恆城在睡鄉;至高榮耀歸上主,全地人民福無疆。”

在這聖誕嘉節,我們要“虔求天父將你律例教我 - Teach me, O Lord”,也要 “齊當向主歌唱 - O Sing unto the Lord”,更重要的是要 “靠主常喜樂 - Rejoice in the Lord always”。有煩惱時可以 “把你的重擔卸給主 - Cast thy burden upon the Lord”,沒有把握的時候要“向山舉目(Lift Thine Eyes - Thy help cometh from the Lord)”,因為上帝看顧祂的子民不打盹也不睡覺 - slumbers not nor sleeps,同時也要像馬利亞所說 “我心尊主為大,我靈以我的救主為樂 - My Soul doth Magnify the Lord and my Spirit hath Rejoiced in God my Savior. (1972唱)”;但是最重要的,不管我們準備好了沒有 -- 隨時隨地要唱 Alleluia 讚美主。

謝謝我們的老師 Mrs. Rice 教導我們這麼多美好的詩歌, 一生受用不盡!

最後 ,還是一起來合唱, "願主賜福保佑你!"